老家的苦菜

2020-06-15 08:57:06  來源:鑫航集運網-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每臨小滿前後,我都會驅車到郊外採挖苦菜,回來摘淨焯水,或拌或蒸,痛痛快快地過一把原汁原味的苦菜“癮”。...

  每臨小滿前後,我都會驅車到郊外採挖苦菜,回來摘淨焯水,或拌或蒸,痛痛快快地過一把原汁原味的苦菜“癮”。

  □周鐵鈞

  廣袤的北方原野,自然萌生的野菜數不勝數,分佈最廣、最先拱出地面的莫過於學名“苣蕒”的苦菜了。一

  我的東北鄉下老家,到了農曆三月,就像是一場酥酥細雨浸過,田地、山野會綻出星星點點新綠,那並非莊稼幼苗,而是苦菜生出的兩片嫩芽,或卷或展,不出兩日,芽片就長得大如柳葉,而根鬚能扎入黑土半米之深,不論犁走機翻,都能把根留住。

  但此時並不宜採挖,因苦菜的習性是“頭茬”急於繁育,生出三四個葉片就會僵老。挖苦菜的最佳時節是小滿前後,夏鋤不久的田地,“頭茬”苦菜已連同雜草一同被鋤刈,它就開始第二次萌動,但不再孕蕾開花,只是一心一意地長葉,待生出十數片青葱碧綠的葉子,貼地面用力一鏟,一大簇鮮嫩的苦菜便可收入袋中。

  我小時候,每年小滿前後,母親都從田裏挖來一大筐苦菜,摘去硬梗老根,焯水攥幹,加小米麪、麥子面,打入數個雞蛋揉勻,團成鵝蛋大小擺上籠屜,旺火蒸熟揭鍋,一個個苦菜團青光泛澤、香氣撲人,我迫不及待地拿筷子紮起一個,吸溜着口水掰下一塊填進嘴裏,澀苦已在焯燙烘蒸中消失殆盡,只剩清香滑潤、筋軟柔糯。

  國人食用苦菜歷史悠久,《詩經》有載:“採苦採苦,首陽之下。”《周書》記述:“小滿之日苦菜秀。”《本草綱目》則説:“苦菜久服,安心益氣,輕身、耐老。”苦菜鮮嫩爽口,在百姓餐桌上千年受寵,享譽美味。二

  不知從哪一年開始,人們能在暖棚裏種出苦菜來,縱是冰天雪地時節,照樣有苦菜端上餐桌,但味道卻少了自然的“野性”,清冽的苦澀趨於平淡,特有的鮮香也裹雜進水分。

  近幾年,每臨小滿前後,我都會驅車到郊外採挖苦菜,回來摘淨焯水,或拌或蒸,痛痛快快地過一把原汁原味的苦菜“癮”。

  去年初夏,來了一位南方的編輯朋友,我吩咐廚師買一筐野生苦菜,焯燙攥團,炸一碟雞蛋醬,擺上餐桌。他夾起一團蘸醬填進嘴裏,問:“這種菜叫什麼名字?”

  “味道咋樣?”我反問。

  “蠻好的、蠻好的!”他點着頭,還沒嚥下去,筷子又向菜團伸去。

  後幾天,廚師換着樣兒給他“秀”苦菜:涼拌、爆炒、蒸團……吃得他頓頓離不開苦菜。回去以後,他還到北方人開的飯店打聽:有沒有苦菜、雞蛋醬?

  不久前,應他所約,我寫了幾句關於“苦菜”的詩:“有泥土就生長苦菜/它不計較雨露青睞/不爭寵陽光厚愛/也不嫉怨被温室的鮮蔬取代。”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苦菜 野菜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鑫航集運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鑫航集運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